马来西亚的山区:金马仑高原

从塔巴到丹那拉打的巴士缓缓地穿过森林密布和云雾缭绕的丘陵。我正要去的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山区——金马伦高原。 每百米的地方都有一个棕榈叶搭建的小棚,搭建的水平不一,但不管是那棚,你都能看到有男孩或男人摆着水果或是巨大的豆类在那准备出售。 沿路一些村寨的小孩都着迷地看着巴士开过。他们村寨的房子不是用木材和树叶搭成的茅草屋便是铁皮盖顶的小棚屋,一个个栖息在山坡上。 你一定不难想象这个避暑胜地叫成今天的这个名字一定有英国人的缘故。事实上,英国探测家威廉斯·金马仑早在1885年就帮助殖民政府对它进行过一次测图。

马来西亚金马仑高原的茶园风景。摄影:娜塔莎•冯•格尔德恩。

巴士继续往上爬,把我带到了金马仑高原的执政中心丹那拉打,突然,一片广阔的茶园映入眼帘。 一层又一层的山茶科灌木丛生长在高低起伏的陡峭山坡上,长年的采摘使得它们贴着地长得很矮。除了茶园,这里还有市场花园、草莓农场、玫瑰花园和野花绽放的路边风景。 海拔一千二百米的山区很少情况下会在日间超过摄氏25度,但在晚上就能降到摄氏12度。比起低海拔的平原,这其实是个有点异常但又令人可喜的变化。 这里的悠闲和乐趣在二战期间日本侵占过程中戛然而止。但是在战后,金马仑高原开始了重建,并转型成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 金马仑的恬静没有被过分地因开发毁坏。传统的生活延续着。祖先的神龛和旅社餐馆同时存在。传统的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价值观也被传承着。 马来西亚的多元素文化在丹那拉打格外明显,因为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及其食品随处可见。在不兰樟的一个主要街道上,我享受了历来在大香蕉叶上吃过的最棒的素食塔利(其实我每天有同样感受)。更别提那茶······ 在去的双溪巴拉斯的保茶园的蜿蜒曲折的路上,我遇到一群正在采茶背背大框的工人们。

马来西亚金马仑高原的采茶工人。摄影:娜塔莎•冯•格尔德恩。

保公司每年出产茶叶四百万公斤,大约是马来西亚总生产量的百分之七十,在金马仑费尔利的茶园是保公司最漂亮的种植园之一。 被绿色梯田包围着的一个“小村落”里盖着一些蓝色的房屋,它们是采茶工人的家,也是制茶车间和存茶仓库,还有一间非常可爱的茶馆。 茶叶每逢三个星期的一大早一采,然后送到车间进行萎凋、揉捻、发酵、干燥、分类和最后的品尝。 双溪巴拉斯的导游自豪地告诉我们说他们的好茶好比好酒。金马仑的海拔高度、空气温度还有土地酸度都会影响茶的质量。

马来西亚金马仑高原的一个茶农小村庄。摄影:娜塔莎•冯•格尔德恩。

该地区有许多出名的步行小径。我选择了靠近我旅社的一条,它就在丹那拉打的郊区。 一路我看到树上那些巨大的鸟用来筑巢的蕨类植物,上面还攀着各种的附生植物和猪笼草。我还能听见奇怪的鸟鸣和猴子叫。 我借用一根大藤蔓像猿人泰山一样过了河,到了一个跟河这边上流社会的茶园和前殖民地的豪宅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地方。 我在此逗留的最后一天搭了出租车去了不兰樟山的一个风景点。从2301米(6663英尺)的高空往下看的风景是令人惊叹的。雨雾萦绕植被茂盛的高山群直插山谷。茶园那弯曲的线条依稀可见。 如果你在曼谷参观过吉姆·汤普森的旧址,你会在这里发现这位富有的美国丝绸商人之人生最后一站。1967年,汤普森先生从他在此度假的别墅里神秘地消失了。 尽管出动了多次大范围的搜索,他从来没有出现。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是在人迹罕至的森林里走失了,是被绑架了,还是自己故意安排了自己的失踪。无论如何,我想不愿让人离开金马仑的原因是许多的。

1条评论

  1. 发表于九月 13, 2014 9:19 上午 | 永久链接

    We’ve areivrd at the end of the line and I have what I need!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